清人写:“书画琴棋诗酒茶,当年件件不离它;而今七事都更变,柴米油盐酱醋茶。”(查为仁《莲坡诗话》)

和琴棋书画等一样,酒是文人的雅事之一;酒在“俗”中占据重要地位,生活处处有酒的身影;酒还是古礼的一种载体……

晋灵君嫌恶大臣赵盾,设下酒宴,暗中埋伏刀斧手,准备趁赵盾来喝酒时除掉他。

(宣公)秋九月,晋侯饮(yìn)赵盾酒,伏甲士将攻之。(《左传·宣公二年》)

他派的刺客是鉏(chú)麑(ní)。鉏麑潜入赵盾府上,看到这样一幕:当时天色尚早,但赵盾已经起床,穿好上朝的衣服,坐在厅上闭目养神,等待上朝。

鉏麑见此,退出赵府,感叹:“在家都这么恭敬,的确能作百姓的主人;杀了百姓的主人,是对国家不忠;放弃君上的命令,是对主上不信。不忠,不信,成为任何一种这样的人,都不如死了算了。”以头撞槐树而死。

赵盾的武士提弥明,原本侍立在赵盾车乘(shèng)的右侧,此时获知了宴席的真正目的,立刻大踏步上殿,替赵盾回复晋灵公道:“臣子侍奉君上之宴,酒,喝过了三爵还喝,是不符合礼仪的。”

《礼记·玉藻》:“君子之饮酒也,受一爵而色洒如也;二爵而言言斯;礼已三爵而油油,以退。”

郑玄笺注云:“三爵者,献也,酬也,酢也。”“酬,报也。饮酒之礼,主人献宾,宾酢(zuò)主人,主人又饮而酌宾,谓之酬。”

提弥明搀着赵盾下殿,晋灵公明白杀赵盾的意图已经泄露,索性杀机毕见,叫来猛犬去追赵盾一行!

一行人逃脱之后,赵盾问甲士姓名,不答,只说是当年桑阴下挨饿的人,说完,甲士离去。

当初,赵盾带人去打猎,在桑阴下休息时,看到一个奄奄一息的人。他派人过问了下,那人说:“好几天没吃东西了。”

赵盾命人给他食物;那人吃时,把食物的一半放到一边,问他这么做的缘故,才知道,另一半食物是他准备留给母亲的。

赵盾逃脱,准备去往别的国家,还没出晋境,晋国爆发内乱,晋灵公被赵穿杀了。

他站到城上,用弹弓打城下的人,看人躲避弹丸,以此取乐;又因为厨子蒸熊掌没蒸熟,就把厨子砍成几段,命宫女用簸箕给装着扔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