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说道,郑伯胜周桓王后,回到国中犒赏诸将。唯有祝聃没有得到庄王封赏,祝聃心中愤愤不平,乃至后背生疮而死。庄公怜其心,命厚葬之。

史记载周桓王十九年夏,庄公患病,召祭足到床前商议后事,想立二儿子子突嗣位,乃征询祭足的议见。祭足对庄公说道:

“世子忽,久居储位,且屡见大功,国人信服。若主公执意废长立幼,臣不敢想象郑国以后会发生什么?”

“要想立忽,必须将世子突派往到别的国家去才行。若是这样,郑国自此将不得安宁。之后,庄公将世子突派到了宋国。”

话说公子突的母亲,乃是宋国雍氏的女儿,名唤雍姞,雍氏宗族有多半在宋国当政,且宋庄公非常宠任。公子突被派到宋国,因非常想念自己的母亲,便于雍氏商议归国的事情。雍氏将这事告诉给了宋公,宋公于是答应替公子突想办法。

就在这时,祭足带着聘礼来到宋国,宋公大为高兴,心想:公子突能否顺利归国,就在祭足身上了。于是安排南宫长万伏甲士于宫室两侧

祭足全然不知,刚与宋公叙礼毕。两旁甲士突然涌出,将祭足两手捆绑起来。祭足大呼道:“外臣有何罪,为什么将我绑起来?”

宋公不答,只命将祭足押到军府,四周有军士严密把守。祭足看到这一幕,心里不安起来,一直到了晚上。夜里,宋太宰华督带着酒亲到军府,为祭足压惊。并说了一大堆劝祭足行废立之事的话,祭足听后内心很是惶恐,半晌不言语。太宰华督见祭足犹豫不决,于是站起来说道:

“如果您不答应这事,宋君将命南宫长万为将,发兵讨伐郑国,扶立公子突为君。到时发兵之日,宋君将会拿您的人头来祭旗。”

“寡人与雍氏有言,许你归国。但今日郑国刚立新君,并且给寡人密信一封,让寡人杀人你,愿意割三城来谢。寡人不忍心,所以才私下告知。”

“我今日之生死,全在宋公手里。若先君有灵,让我重回郑国,别说拿三座城谢恩,宋公说什么我都答应。”

宋公听后,乃召祭足于公子突相见,并雍氏,三人歃血定盟。宋公使子突立下誓约,除三城之外,还要白璧百双,黄金万镒,每年给宋国缴纳三万钟的稻谷,作为酬谢。公子突急于回国,便答应下来。

当晚,公子突与雍氏穿着便服,扮作商人跟在祭足的车后。到了郑国后,祭足将突藏在自己家中,并称有病,好多日不去上朝。诸大夫不知,都去祭足家中探望,见祭足气色红润,衣服整齐,像是没病的样子。

于是,将此事的前因后果都告诉给了诸大夫。诸大夫听后面面相觑,不置一言,又见衣柜中藏有刀斧,伏于甲士,没奈何,只得答应行废立之事,将公子突扶至君位。祭足密写一封书信给昭公,让他暂且避位,以后慢慢图迎复之。昭公接了祭足密信,自知孤立无助,含泪出宫,奔往卫国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