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主席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明确指出:“战略和策略是辩证统一的关系,要把战略的坚定性和策略的灵活性结合起来。” 这一重大论断,是基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凝练的深邃智慧,也是面向新时代新征程赢得更加伟大胜利和荣光要求我们必须把握的重要原则。我们要深刻领会这一论断的内涵要义,并运用于强国强军的伟大实践。

习主席指出,战略问题是一个政党、一个国家的根本性问题。战略上判断得准确,战略上谋划得科学,战略上赢得主动,党和人民事业就大有希望。这一重要论述,明确了战略的极端重要性。需要指出的是,习主席在这次专题研讨班上所讲的战略,不是一般的军事战略,而是从政治高度来讲的战略。讲话中对一百年来我们党所制定的正确的“战略策略”前用“政治”加以限定,表明习主席所讲的战略,是基于党和国家的宏阔视野的战略,本质上是政略。由此来观照战略和策略的辩证统一关系,无疑要求我们首先必须坚持战略决定和统领策略。

战略决定策略的性质。战略是“从全局、长远、大势上作出判断和决策”,其提出和确立的主体必然是代表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中国。自1921年成立以来,我们党始终坚持一切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矢志不渝地把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作为自己的初心使命。这一初心使命既是贯穿党的百年奋斗史的一条红线,也是贯穿党的百年“政治战略策略”的一条红线。从这个意义上讲,一百年来,党在每个历史阶段的战略都是践行初心使命的体现,是“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站在人类进步的一边” 的战略,由此决定了党的每一个策略也都是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具有鲜明的人民性、进步性。

战略指明策略的路向。我们党“从全局、长远、大势上作出判断和决策”,最根本的是廓清战略上的迷雾,指明前进的方向和道路。从战略上明确了准确、清晰、坚定的方向和道路,在谋划策略时就有了主心骨、定盘星,同时也打开了制定策略、创新策略的广阔天地。习主席指出:“我们所要坚守的政治方向,就是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就是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略。”他还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党和人民历经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取得的根本成就,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正确道路。这样的方向和道路,是运用大历史观,从历史长河、时代大潮、全球风云中分析演变机理、探究历史规律提出的大战略,为我们制定各领域的具体策略提供了根本遵循。

战略标定策略的阈限。战略既为策略的制定与实施开辟新的空间、提供带全局性和长远性的有力引领,也为其划出不能逾越的底线和不可突破的上限。比如,着眼于推进新时代的伟大斗争,习主席强调“人的斗争是有方向、有立场、有原则的,大方向就是坚持中国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不动摇”,并列出了“必须进行坚决斗争,而且必须取得斗争胜利”的五种风险挑战。这表明,在斗争策略上再怎么灵活机动,再怎么把握斗争的时、度、效,也不能背离斗争的大方向,必须在战略框定的原则和底线范围内运作,必须坚持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个大目标下来谋划各领域的策略举措。

习主席强调,正确的战略需要正确的策略来落实。策略是在战略指导下为战略服务的。这表明,在战略和策略这对矛盾中,战略是起决定性作用的主要方面。同时,策略也是不可忽视的重要方面,发挥着服务战略、落实战略的功能作用。我们党的一切战略目标的实现,都离不开正确策略的有力支撑。没有适宜而有效的策略,战略就会成为空中楼阁。

策略选取达成战略企图的方式方法。习主席在讲到策略时,常常与“方法”“艺术”等联系起来论述。可见,方式方法是策略的题中应有之义。如果说战略确定了我们党领导人民需要到达的“彼岸”,那么,策略就是到达“彼岸”的“桥和船”。抗日战争时期,同志写下经典著作《论持久战》,文中提出的持久战战略思想是需要一系列的策略来具体落实的。时任参谋长的同志,根据《论持久战》的基本原理,分析研究各抗日根据地对敌斗争的经验教训,加工提炼出一套对付敌人的原则和方法,有力地促进了各根据地军民持久、广泛地开展游击战争,沉重打击了日本侵略军,达成了我们党抗日持久战的战略意图。

策略明确实现战略目标的具体路径。我们党为实现战略目标,需要面向全局和长远,走出一条通向胜利的道路,这条道路往往具有“唯一性”“正确性”,属于战略范畴。而把这条广阔的道路具体化为一系列可操作落实、可灵活选择的具体路径,则属于策略范畴。比如,“要深刻领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正确性,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条唯一正确的道路”,这条道路是党和人民从事业全局高度探索出来的,显然带有战略性。而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进程中,各行业、各领域、各方面具体可走的路径,完全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进行摸索和设计,这些路径既体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共性,同时在表现形式上又带有结合各自实际的特殊性,是不拘一格、多种多样的,这样的具体路径凝结着党和人民的智慧结晶,带有“条条大道通罗马”的策略性。

策略细化每个战略步骤的详实举措。我们党在领导人民创造幸福美好生活的实践中,既要制定各个历史阶段宏阔高远的战略目标,也要制定达成目标的战略步骤。这些步骤也是立足全局、着眼长远谋划的,一旦经过党的设计和人民的认可,就带有政治性和刚性,不可轻易更改,属于战略范畴。而各个单位和部门细化落实这些战略步骤的具体任务、举措,则可以结合自身实际制订实施方案,并扬长避短灵活推进,从而体现为实践中的策略。比如,到2027年实现建军一百年奋斗目标,到2035年基本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到本世纪中叶把人民军队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这是国防和军队现代化新“三步走”战略。而每一步的指标和任务分解到各个单位和部门后,完全可以发挥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官兵的聪明才智,作出恰当设计,形成可理解、可落地、可操作、能见效的方案举措,从而实现从战略到策略的延伸和拓展。

习主席强调,各地区各部门确定工作思路、工作部署、政策措施,要自觉同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对标对表、及时校准偏差,党中央作出的战略决策必须无条件执行,确保不偏向、不变通、不走样。这一重要论述,指明了把战略和策略统一于强国复兴伟大实践的行动标准,立起了把握运用战略和策略辩证统一关系的基本范式。

把战略的坚定性与策略的灵活性统一起来。政治上的战略,包括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等内容,是我们党观全局、望长远、谋大势作出的基本判断和重大决策,具有“中央基准”的本质属性,必须坚定看齐、全面对表、坚决执行。但这样的看齐、对表、执行,不能成为搞教条主义、本本主义的理由和借口,更不能引用“某些片言只语来骗人、吓唬人”,而必须从“整个体系去获得正确理解”,在完整、准确、全面理解把握党的战略的精神实质、精髓要义的基础上予以贯彻落实。这就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确定工作思路、工作部署、政策措施时必须具有策略上的灵活性,能够切合本地区本部门的实际,能够让党中央的战略意图在本地区本部门真正落地落实。

把战略的长远性与策略的阶段性统一起来。习主席多次强调要树立大历史观,同时也强调要善于运用底线思维的方法。毋庸置疑,用大历史观谋划长远战略,易于把握和顺应历史大势,做到乘势而上、顺势而为。必须清醒看到,我们的前进道路往往并不是一帆风顺、一马平川,免不了会遭遇“拦路虎”,历史长河、时代大潮中有时会出现“逆流”和“回头浪”,必须树立底线思维,在制定实施战略策略时,既筹谋抓住长远战略机遇,又考虑应对当下和未来一段时期的各种风险挑战,从最坏处准备,往最好处努力,把危险和危机控制在可以掌控的范围内,力争在危机中育先机、于变局中开新局。

把战略的进取性与策略的务实性统一起来。习主席强调:“战略上勇于进取,战术上稳扎稳打。”这告诉我们,统筹把握战略和策略的辩证关系,必须坚持战略的进取性与策略的务实性相统一。面对未来的长远发展,要有“强国复兴一定能实现”的雄心壮志。同时要看到,战略的进取性是以策略上的务实性为支撑的。如果只有高远的理想,而没有从实际出发的策略和行动,再好的目标蓝图也会变成镜花水月。必须坚持实事求是,强调求真务实,一方面,对条件成熟的任务,看准了的项目,就要拿出勇气和魄力来,坚决推进、紧张快干、务期必成;另一方面,对强国强军事业的艰巨性、复杂性、关联性、系统性要有充分认识,以稳扎稳打确保行稳致远,以攻坚克难确保功成梦圆。